欢迎访问: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寇仲彻底的崩毁了

寇仲彻底的崩毁了

空气混混沌沌,淡淡的弥漫着一股幽香。有那麽几分诱人,又蕴有几分刺鼻, 只是那怪异的感觉总是让人无法清楚的表达出,或者体会清楚一些什麽东西。

  缓缓的张开眼睛,眼前的景象已经不是那熟悉的地方。无论是屋子的整体的 色调,还是现在自己躺着的床的大小尺寸。空气有那麽点闷闷的,甜甜的,香香 的。到是有那麽点象是姑娘家的闺房。

  猛的坐起了身子,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浅粉色的屋子,深红色的锦被盖在自 己的身上,难怪总觉得自己的身体温温的。

  哪里?这里到底是哪里?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为什麽四周的环境是那麽的 陌生?子陵呢?对了子陵在哪里?还有玉致呢?

  一阵疼痛感穿越了寇仲头部,下意识的,手扶住了头部,纠缠手指的头发让 他发现此时的自己正披散着头发。

  到底什麽什麽样的状况?到底怎麽了啊?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之前应该是和玉致在一起的啊!

  在听从子陵和玉致的劝告之後,寇仲终於下定决心放弃了争夺天下的雄心, 从这场即将转入浩劫的争霸之战中退了下来。

  为了确保整个天下不会再一次进入一个昏庸无道的昏君的手中,作为退出争 夺天下的条件,寇仲要求李世明要除去他的父亲和兄弟。

  坚定信念的李世明给了寇仲一个满意的答复,因为父亲的无情和兄长的心胸 狭窄早已把他给逼迫到了没有退路的地步,为了自己也为了天下苍生,李世明和 寇仲达成了妥协。

  在获得了宋缺的认可之後,整个天下已经是李世明的囊中之物了。

  决定和玉致共创幸福,与子陵通游关外,再次享受那纯自然的风光是寇仲唯 一的愿望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己最後一刻的记忆是在悠悠的淡水湖边。

  子陵陪着青璇去寻找食物了,因为玉致的贪玩,故而自己陪着他留在了淡水 湖边。

  浅蓝色的天空,广阔的大地,还有那惹眼的淡水湖和让人心动的玉致。一切 的一切是那麽的美丽,那麽的幽静,仿佛世界就静止了在那一刻,然後……就是 眼前一黑,什麽都消失了……玉致?!

  对了,那麽玉致到哪里去了?

  想要从床上起身,突然的手软让寇仲再次跌回了床上。一阵错愕闪过他的眼 中,稍稍的抬了抬手,支撑在床铺上,慢慢的支起自己的身体。

  轻微的,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手在发颤。那是一种不由自主的颤抖,不是那样 的强烈,但是却如此的明显。

  让身子倚靠在床架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後轻轻的吐出。定了定神,闭 上双目,试着慢慢的从丹田开始运气。

  可以感受到微弱的气流在自己的体内流动着,但是,却怎麽也没有办法把他 们聚集起来。即使聚集了也是那麽的微弱,只有那麽一点点,稍稍一松懈便又散 开了。

  被封住穴道了?

  进入了井中之月的境界,心如止水,四周静静的,隐隐约约的有那麽一点点 声音。用心念遣起一道微弱的真气,慢慢的,慢慢的开始在身体中流动起来。真 气虽然微弱,却顺畅的穿过了任督二脉,没有收到任何的阻隔。

  心中一慌,井中月的境界立刻破除了。

  没有封穴道,那麽……是被下药了!

  一阵沈稳的脚步声在寇仲的耳边响起。心中一惊,虽然身体无法发力,但是 本身的内力还是存在的,竟然可以在自己一个晃神之间就到了眼前,可见来人功 力不浅。

  浅粉色的纱帐被轻轻的撩起,闪进一个人来。

  此人身着浅蓝色的锦服,修长而提拔的身子被包裹在锦缎之中,流畅而俊朗 的线条清晰的显露出来。脸上擒着淡淡的微笑,不含任何的感情因素,只是一个 单纯的微笑而已,手中白色带墨的纸扇子轻轻的扇动着。乌黑的秀发被盘在脑後, 垂下的发丝随着扇子带动的风轻轻的飘起着。

  一个潇洒俊朗挺拔的男人站立在了寇仲的面前。

  「李世民!」

  此时的错愕感让寇仲除了这三个字之外再也吐不出任何一个别的字来。呆呆 的看着站立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那不达眼底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秦王仁义识人才,但该杀之时绝不心软的。此时的寇仲十分彻底而清晰的感 受到那个冷酷渗透了全身的男人正是被智慧和无情所包围着的秦王。

  「你毁约了!」

  终於在理清了基本的思路之後,寇仲再次开口吐出了这样四个字。

  眼前的这个男人依旧悠闲的看着他,仿佛从他口中说出的并不是什麽重要的 事情。只是单纯的闲聊而已。

  李世民优雅的扇动着手上的扇子,悠然自得的欣赏着寇仲的脸上一阵又一阵 的表情变化。或许是因为过於吃惊,他没有象平时那样的镇定,以至於把心理想 的如此明显的暴露在了李世明的眼前。

  「少帅应该知道一山不容二虎的吧?」

  开了口,依旧是那样的悠然自得,那麽的潇洒自如,那占满了脸部的迷人笑 容带着微微的电伏。

  「我们不是已经达成了妥协。为了玉致和子陵我已经退出了这场争霸天下的 游戏,包括宋缺那里,我也已经完全的交代过了,哪里还来什麽一山不容二虎之 说呢?」寇仲的声音隐含着愤怒,却没有注意在『子陵』这两个字脱口的时候,李世 民的眉毛微微的皱了一下。擒着的是浅浅的怒意。

  「妥协?」

  疑问式的句子确实肯定式的语气,怒意已经显露了出来。伴随着的是不满、 嫉妒和恨。一种无法抢夺到的恨意,公然而挑衅。

  「……」

  寇仲突然不知道该说什麽了。

  是啊!妥协,哪里来的妥协?这个世界只有胜利者和失败者,虽然现在的状 况是他放弃了天下拱手相让李世民,行为上的英雄却是结局上的失败者。现实一 向是很残酷的,残酷的让人想要静静的看着它都没有办法做到。

  「我已经退出了,现在这座山上只有你这一个王!」寇仲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还傻傻的在这里和李世民争论这个问题,或许是想起 了玉致。不知道玉致现在到底在哪里?子陵呢?没有看到自己会有怎麽样的猜想?

  回神的时候玉致并不在自己的身边,也就是说……「玉致呢?你到底把玉致给怎麽样了?」

  紧张的神情明显的呈现在寇仲的脸上,担心,真的很担心那个深爱着自己, 为自己付出了很多的女子。

  「不用担心,虽然也迷昏了她,但是我已经派人把她给送回江南的宋家了。 这点你可以放心,我李世民不会随便的伤害他人的。」在听到了让人安心的答案之後,寇仲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因为焦急担忧而绷 直的身子瘫软的倚靠在床架上面。

  「那麽……你想要怎麽样?」

  在没有後顾之忧之後,寇仲立刻的恢复了一个霸者所应该拥有的神情。在细 细的观察了一下李世民那种充满了笑意却不达眼底的脸,真是完美的面具,什麽 蛛丝马迹都没有。

  「所谓老虎,即使他不与你争夺了,但是威胁还是存在的。难保哪天兽性回 复再一次的进行侵略。」边说,李世民一边挪了一张椅子到床边,座了下来。

  话中的老虎比喻的即是寇仲。

  他李世民心里明白,在争夺天下这场游戏之中,他虽拥有过人的才略,懂得 用人识人,会的求才纳贤。但是毕竟他的起步是有李氏一组的力量和权利摆放在 那里的。而寇仲仲却是从什麽都没有,只是凭借一人之力便为自己建立了如此坚 固强大的力量,并且夺得了一半的天下江山。

  他,李世民,未必做的到。

  即使今天的寇仲放弃了天下的一切,放弃了他的智囊团,放弃了他的军队。 难保他不会有从来的一天,以他的霸气,他的智慧以及他的胸襟,天下还有他做 不了的事情嘛?

  想至此,李世民也不禁觉得一身冷汗。

  「寇仲,你知道嘛?防止老虎再起兽性的最好方法是杀了它,然後永绝後患。 但是,那样并不是真正的成功。真正的成功是拔了那只老虎的利牙和尖爪,让它 象一只小猫一样乖顺的呆在你的身边,永远,永远的一只小猫!」李世民嘴边拉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那个笑容让整张脸显得那麽的阴森,极 为不祥的感觉贯穿着寇仲的大脑。

  「寇仲,谁让你是一只老虎呢!而且是一只一旦发威就会让人胆战心惊的老 虎。所以,我决定要驯服你,让你变成一只乖顺的小猫。」其实不仅仅,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只凶狠的老虎。更因为,他夺走了那个人 的心,霸占了那里唯一的一个位置,一个他李世民想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位置。

  「李世民,我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因为你的这番夸奖而感到得意?」对於李世民的见解就一个霸者的立场上来看,寇仲是完全同意的。

  想要做霸者,最最重要的就是冷酷,尤其是对自己的敌人。对敌人温柔就是 对自己的残酷,一个不堤防连自己究竟是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现实永远是那麽残酷的。

  「既然你想要驯服我,那麽你把玉致给放了可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如果是我, 绝对不会做这种放弃筹码的傻事的哦!」没有了心事的寇仲虽然无法聚集自己的功力来逃脱这里,但是对於放弃手上 有力筹码的李世民他到是抱着看好戏的心理。

  毕竟是李世民的交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以自己对他的了解,这个 男人是不应该会作出这种傻事来的啊!

  没有立刻回答寇仲的问题,李世民只是微微的一笑,收起了手上扇动着的扇 子,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把它给折叠起来,然後放在了床的边缘。

  得到空闲的手并没有停下,而是突然的握住了寇仲靠近床边的那只手。

  手突然的被一阵温暖所覆盖,不习惯的奇怪感觉占据着寇仲的每一根神经, 想要甩开那只温暖的手,可身体的无力感让他完全没有办法挣脱李世民的那只用 力的手。

  「放开!」

  含有怒意的声音说明了此时寇仲心中的不满。

  「为什麽?不是很舒服嘛?」

  占尽优势的李世民非但没有听从寇仲的话,反而更为得寸进尺的上了床。

  另一之手紧紧的扣住了寇仲的下巴,稍稍的抬高,让他的眼睛看着自己。

  「你知道我为什麽要把宋玉致送回宋家嘛?不是因为我怕宋缺,更不是因为 我傻或者善良。」李世民的脸越来越靠近寇仲,很清晰的,寇仲可以感受到他的气息。

  「放了宋玉致是为了让你完全没有了心理的负担,调教一个因为威胁而假装 顺服的野兽没有驯服一头充满了战斗意识强烈反扑的野兽来得刺激。我要让你, 彻─底─驯─服─,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的主人!」此时的李世民是那样的陌生,透过眼帘,寇仲可以看见他眼底那赤裸裸的恨 意,深深的,绝对的恨意。

  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什麽在李世民的眼中会有如此浓烈而针对自己的恨意。 即使是为了争夺天下,这样的恨意也不会出现,那麽究竟是什麽?是什麽让眼前 的这个男人对自己如此的痛恨?

  在寇仲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温软的东西接触到了他的双唇。暖暖的, 带着人的温度,有着淡淡的香味。

  当反映过来是李世民的唇的时候,寇仲已经完全没有了挣扎的余地,头被李 世民的手紧紧的扣着,中了药的身子虽然还能支持却完全没有办法发力,只能任 由李世民掌控着自己的身子。

  清晰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眼中的抗拒和挣扎,得意、刺激的感觉更是让李世 民更为带劲。

  强硬的用舌头撬开了寇仲的双唇,突破齿关,触碰到那个柔软的物体。拼命 的纠缠上去,吮吸的双唇用唾液濡湿了寇仲的双唇。

  努力的抵抗着,一个进攻,一个抵抗,两人的行为与他们在战场上所擅长的 方面正好掉了个个。

  如果说李世民最为擅长的是防守的话,破解陷入惊惶中的寇仲脆弱的防守简 直就是易如反掌。

  (GMY :接吻还分攻防的??怎麽样都是两个人的舌头在接触吧?

  李世民:是的啊!额呵呵……不管怎麽样,还是在接吻啦!异常的挑逗哦!

  寇仲:你们两个都给我死!

  徐子陵:仲仲的初吻没有了!「落泪」

  GMY :汗死!这个死男人还有初吻?「指着寇仲怒喝」寇仲:别乱说,我的初吻是给某个女人的「开始翻阅大唐」徐子陵:我说的是给男人的初吻。

  「李世明处於偷笑状态」

  寇仲:你干什麽啊?发疯了啊!

  李世民:仲仲,你所有的第一次都是我的啦!哇哈哈!

  「徐子陵,寇仲怒视李世明,飞刀,飞刀,偶再飞刀」GMY :偶先飘了!!~~)

  意识到自己的抗拒反而成为一种挑逗,寇仲当机立断,迅速的采取了他最为 擅长的战术──以攻为守。用力的一咬,一股血腥味在两人的口中蔓延了开来。

  原以为在被自己咬破了舌头之後,李世民一定会知难而退,没有想到他却毫 不退缩。反而变得更为的强势。

  仗着寇仲因为药力而无力反抗,李世民右手用力的擒着寇仲的下巴,强迫他 的牙齿无法紧闭,如同一个进入无人之境的侵略者一样,肆无忌惮的进行着扫荡 和侵略。

  虽然以前寇仲的妓院运实在是不怎麽样,但是自从脱离了一个小混混的形象 之後也没有少过女人,和玉致在一起的时候,他更是有自信可以把她吻的分不清 东西南北。

  可是,那个是他吻别人,而不是被别人吻,更何况是被一个男人进行一个如 此深入的吻。

  想要合上嘴,却被李世民的手强硬的制止了,无法用力的身体只能任由他玩 弄着。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李世民的舌头慢慢的舔拭着他的牙齿,没有一丝的焦急, 反而是在享受一般的逗弄着。

  渐渐的,舌头从牙齿转移到了舌尖上,缠绕着。这次寇仲没有做任何的反抗 而是任由他玩弄着自己的舌尖。

  反抗只会引来男人更大的兴致!

  这点是寇仲从刚刚的结果中所总结出来的经验,越是反抗越是会引起男人心 底的那种征服欲望,同是男人他也知道。

  舌尖轻柔的爱抚着腔壁,唾液从李世明的口中慢慢的流到了寇仲的嘴中,无 法很好调节气息,唾液从寇仲的嘴中溢了出来,顺着嘴角慢慢的滑落着。

  满意的结束一个长长的深吻,李世民看着眼前这个因为自己的吻而不停的喘 着气的男人。

  「不问我给你下的是什麽药嘛?」

  真是个倔强的男人,只可惜,再怎麽倔强也就是现在而已。

  「哼!李世民,你卑鄙!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驯服我了嘛?!」虽然被李世民的手指擒的下巴很痛,但寇仲还是一字一句的咒骂着眼前的男 人,他实在不知道,究竟是什麽地方抵罪了这个秦王,甚至让他们如此的侮辱自 己。

  「你中的是风酥,我一定会让你好好享受我对你的款待的。」寇仲狠狠的瞪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如果说刚才的那一切想让寇仲把李世民给 杀了的话,那麽现在的一句话就让自己想要活生生的把他的骨头给拆下来,碾成 粉末。

  风酥,那是一种极为奇特的药,在一般的情况下即使是服用也是没有什麽效 果的。它是倚靠风飘散开来,然後被人吸入体内才能正常的发挥它的效果。

  说到它的效果,没有别的,只是在吸入後一个时辰之内全身失力,渐渐的, 内力无法聚集。虽然药效发挥的很慢,但是一旦发挥作用,那效果却是深入骨髓 的。

  风酥虽然对身体无害它却会被一些采花贼所用。在身体发软无法使力的情况 之下,身体的感官会变得十分的敏感,轻微的一点点刺激都会非常直接的传递到 每根神经上,更为可怕的是,即使药效退去了还是有一定的後遗症,身体还是会 在多次的欢爱之後变得更为敏感。当然能用得却起如此高档之物的采花贼并无几 人。

  「男人最最重要的是什麽?」

  看着寇仲恨不得把自己撕个粉碎的眼神,李世民得意的一笑。

  「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自尊,而最最痛恨的就是背叛和羞辱。」稍稍松开了擒住寇仲下巴的手,看着他用力的甩开自己的手,然後转回头狠 狠的瞪着自己。

  「李世民,你不是人,虽然我现在落在了你的手里,但是子陵一定会来救我 的!」依旧逞硬的寇仲和他那冰冷中略带怒意的语气完全的激怒了李世民,如果说 在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子陵』还尚且只是激动的话,此时的李世民已经把理智 之弦给崩断了。

  用力的把寇仲压倒在床上,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从平静到略有慌张的转变,李 世民自然的拉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我会好好的疼你的,让你知道,我是多麽的……恨你!」俯下身子想要亲吻那因为先前的那个吻而稍稍有些红肿的双唇,寇仲硬是闪 过脑袋避开了那个吻。那个吻只是轻轻的查过了脸颊,淡淡的湿痕在脸颊上划过。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寇仲的头向右直视着墙壁,左脸上清晰的五个手指印, 微微的有些红肿。一只手再次抓住了他的下巴,十分的用力,手指嵌入了脸颊, 疼痛感逼迫寇仲张开了嘴。嘴角流下一丝血丝。

  「贱货!」

  李世民用力的扳过寇仲的头,让自己可以看清楚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无 论是鄙视,是无奈,是羞辱还是……痛恨。

  吻上那倔强的嘴,合着自己的血和他的血的味道的吻,没有任何的甜蜜,却 有无限的激情,强烈的索取,强烈的拒绝,最终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趋向於纠缠而 已,舌与舌的纠缠,唇与唇的纠缠,不知道所谓的纠缠。

  空闲着的手探入了寇仲的衣物内,轻松的解开了那些简单的衣物,结实而富 有健康色彩的胸膛立刻裸露在了空气之中。

  空气中的冷意让寇仲的身体不自然的微微发颤。

  手触摸着结实的肌肉,慢慢,慢慢的触摸着,感受着身下这具躯体的颤抖, 带着微微的惧意。

  猛的用力掐住了因为冰冷空气而稍发硬挺的乳头,一下明显的抖动让李世民 感到万分的满意。手指开始轻轻的撮动那个惹人怜爱的那个粉色。

  感觉到李世民的手指捏上了自己的乳头,一种惧意慢慢的贯穿着寇仲的身体, 他努力的扭动着身体想要躲避这样的行为,可惜毫无效果,双手抓上李世民的手, 想要把它从自己的身上推开,但是无力的行为丝毫没有动摇男人的玩弄。

  李世民霸道而毫无放弃意味的吻继续进行着,被吻的不知道该怎麽样呼吸才 好的寇仲觉得自己的脑袋变得混混沌沌的,唾液浑浊着淡淡的血丝从寇仲的嘴角 流了下来。

  「恩……恩……」

  因为李世民舌头熟练的抚弄和手指反复不停的逗弄,寇仲发出了微微的呻吟 声。

  「有感觉了啊!」

  放开了寇仲的唇,李世民看着身下绯红的人,恶劣的笑了笑。

  「你!……恩……」

  想要反驳的话语在乳头被掐弄的情况下停顿了下来。

  「风酥和春药的最大区别在於,春药会控制一个人的精神和感官,让人陷入 混乱不清无尽需索的状态,而风酥只会提高你感官的感受能力,最最真实的反应 一个人的欲望。所以,你所有的反应都不是因为药物而产生的,而是你身体最为 本质的反应。」李世民的话语如同魔鬼的低语一样回荡在寇仲的耳边──身体最为本质的反 应。

  没有让它有任何陷入思索的机会,李世民用力的咬住了寇仲的另一个乳头。

  「啊!」

  强烈的疼痛让寇仲无法抑止的叫出了声。

  舌尖慢慢的舔动着乳头的凹陷处,牙齿轻轻的撕磨着乳晕。一会儿用力的咬 弄,一会儿又是逗弄般的舔拭。

  寇仲的躯体在李世民的身下一次又一次的颤抖着,用牙齿紧紧的咬住了下唇, 拼命的抑止住要从咽喉里发出的怪异的声音。

  「你有反应了哦!」

  李世民的声音中充满了嘲弄,手则轻轻的握上了那已经微微硬挺起来的分身。 稍稍的用力,慢慢的上下搓揉了两下。

  男人是肉欲的动物,男人的躯体是最最诚实的。

  在李世民似轻似重的揉弄之下,寇仲的分身迅速的肿胀了起来。

  被咬着的下唇已经开始微微的泛白,下身轻微的揉弄以比平常强烈无数倍的 快感刺激着大脑。手指抓着床单,用力的,用着自己仅有的力气。

  分身在李世民的玩弄之下已经开始渗透出白色的透明液体,渐渐的,顺着分 身流了下来,濡湿了正玩弄着的手指。

  寇仲的身体扭动着,紧贴着床单的扭动着,想要避开,避开那只玩弄着自己 的手,可惜,一切都是那样的力不从心,李世民紧紧的禁锢着他的身子,不给予 任何一个可以逃避的空间。

  「我──要──驯──服──你──」

  在没有丝毫滋润的情况之下,李世民粗大的分身强硬的进入了寇仲干燥的小 穴之中。

  「恩!」

  撕碎身体的疼痛让寇仲错愕的咬破了唇,血顺着嘴角流下,染红了床单。

  难以言语的感觉蔓延着寇仲的身体,从来没有承受过任何东西的部位被异物 强行的进入,撕裂般的痛苦,红色的血液弄湿了穴口和李世民硬挺的分身。

  没有任何的迟疑和停顿,李世民开始摆动起身子,不停流动的血液成了最好 的润滑剂,让分身的进出显得更为的自然和流畅。寇仲的腿被高高的架在李世民 的肩膀上,直接的视线看尽了他一切的羞耻。

  「啊!」

  突然的一个猛烈的顶撞,一个奇异而甜腻的声音从寇仲的嘴里溢了出来。

  「是这里吗?」

  李世民稍稍停顿了一下身子,一个了然於心的笑容,紧接着开始往一个相同 的方向开始顶撞。

  「啊…………啊……」

  寇仲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原本撕裂般的痛苦在一定的抽插之後开始缓解, 慢慢的一种有点痒又有一点疼的感觉开始在身体里面蔓延开来,直到刚才那一下 用力的顶撞,一阵强烈的快感在他的体内窜起。无法抑止的,身体自动的陷入了 一种疯狂的快感之中。

  越来越快速的抽插让寇仲的神经越发的微弱,快感开始强烈的支配着他的躯 体,唯一遗存的意识迫使他用力的咬住了嘴唇,不至於发出那让他羞耻之死的声 音。

  李世民越发卖力的摆动着腰部,眼看寇仲的分身临近了临界点,一个伸手, 分开始往一个相同 的方向住了。

  「不要……」

  临近高潮的快感和不能发泄的痛苦逼迫着寇仲。

  「求我!」

  听着李世民得意的声音,寇仲强硬的别过了头。

  又是几下用力的顶撞,每一次都刺激在寇仲的敏感点上。无限的快乐和不能 发泄的痛苦让他陷入了一个疯狂的状态。

  「不……不要……」

  「求我!」

  还是那个强硬的声音,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让冷漠让寇仲错觉的以为在自 己体内的那个炙热的分身并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

  「恩……」

  「求我!」

  「求……求……你……让我……让我……射……」低微而恳求的声音从寇仲的咽喉深处流了出来,带着痛苦,带着鲜血。

  「啊……!」

  李世民一个用力的顶撞,在寇仲体内喷射了炙热精液的同时也放开了手上那 不断濡湿的分身。浊白的液体喷射在了寇仲的身上。

  「我要驯服你!」

  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没有再多任何一个动作,李世民离开了寇仲,离开了床, 离开了这个屋子。

  寇仲望着上方,直直的望着,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碎了,在身体被撕碎的同时,自尊碎了,强硬碎了,希望碎了,灵魂……也 碎了……香味如同驻足了一般,一直不断持续的回荡在空气中,没有变得更为浓 烈也丝毫没有要减弱的意思。没有微微的堵住胸口,反而是顺着气息慢慢的在体 内缓缓的流动,如同在体内缓慢行走着的微弱的真气一样。

  汲取,不断的汲取着,就和在汲取生命之源的空气一样,缓慢而重要的顺着。

  垂下的粉色的纱帐让寇仲觉得视线上有那麽的几分朦胧,房间里面的布置变 得若隐若现的,只是大概的知道桌子的位置在哪里。

  身体的疼痛牵扯着每一根神经,让他不得安宁。只是稍稍的一个侧身就花了 他半个时辰,轻微的动作都会牵动下身的伤口,为了更好的减缓强烈的痛,他只 能比轻微更为轻微的移动着自己的身体。手用力的揪着红色的锦被,仿佛被抓在 手中的就是那个人一样,要把他捏碎!

  耻辱!彻底的耻辱!

  李世民完完全全的把他自己所说的话给做到了!

  『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自尊,而最最痛恨的就是背叛和羞辱。』他背叛了自己 对他的信任,相信他是一个可以真正的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的人,相信他是一个 可以让有才干的人努力的贡献自己的人,相信他是一个……会真心对待自己朋友 的人……。然而,现在他用把自己当作女人一样压在身下并且强行的要了他的行 为来羞辱了自己,让那个傲人的寇仲彻底的崩毁了,自尊彻底的破裂掉了。

  恨!真的好恨!

  不是恨他用那样的方式羞辱了自己,用那样的方式侵占了自己的身体。而是 ……恨自己!恨自己如此的懦弱,懦弱的恳求他让自己获得解放,懦弱的如同一 个女人一般暗自饮泣,懦弱的连脑子都变得的如此的迟钝,完全没有了方向。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女贼进屋 下一篇:无意中发现的秘密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